張朝陽高調推出狐友,這一軟件真的能成為搜狐的未來嗎?

陈博

搜狐旗下社交產品 “狐友”APP正式版於6月9日上線,搜狐希望借此擴張90、95後的社交圈。


“狐友”並不封閉在熟人社交群裡,而是以興趣愛好為突破口,讓用戶主動加感興趣的人。 


 “狐友”並非新品,此前“狐友”就已經作為一個功能按鈕,鑲嵌在“搜狐新聞客戶端”底部導航欄中,這是搜狐首次在新聞客戶端中融入社交元素嘗試,實現了社交化的新突破。 


 “狐友”整體分區為“動態”、“互關”、“我”。“動態”類似於朋友圈功能,可在其中了解關注好友所發內容;“互關”類似於通訊錄,包含新粉絲、我的群聊,以及興趣人推薦;而“我”則包含了所有基礎功能設置。


“狐友”致力於打造成一款“用戶平等、註重隱私”的社交產品APP,這也是它區別於當下其他社交平台的最大特點。


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狐友”不做人為的加V,不構建人為的等級差異;其次平台認可用戶的多樣性,每個狐友都可以享受到統一完整的狐友服務,不搞“特殊待遇”;最後,平台的推薦邏輯不摻雜用戶身份等級邏輯,因此每一個用戶都能找到與自己互相欣賞、平等相待狐友。


6月9日,搜狐正式發布狐友APP。


在狐友APP開放日上,張朝陽說:搜狐視頻、搜狐新聞是搜狐的現在,而狐友是搜狐的未來。


在我的印象中,搜狐已經很久像這樣沒有高調的地推出新的產品了。


因此,這次張朝陽推出狐友我還專門下載了這個軟件看了一下。


但是在經過簡單地試用之後,我覺得從產品的角度來說,狐友還是比較失望的。

這個產品的形式更像是一個輕量級的微博。


從展現形式上看,和Instagram有點類似。


狐友是一個以照片和視頻分享為核心的類微博產品。


但是說句實話,作為一個社交類軟件,狐友卻缺乏社交關係鏈。


因此,作為一個普通用戶,我實在找不到必須使用狐友的理由。


狐友的slogan是:擴張我的社交圈。

但是在使用APP之後,我不知道應該如何通過這一軟件擴展我的社交圈。


狐友還是以陌生人單項關注為主。


所以在我看來,這並不是一個真正的社交類工具,更像是一個社交媒體。 


其實狐友一年前就已經上線了,甚至到現在已經積累了250萬用戶。


但是狐友的發展一直不溫不火。


這次張朝陽高調宣傳狐友,那麽相信接下來一定會對狐友進行一系列推廣。


但是短期來看並不知道搜狐的切入點在哪裡。


我覺得,搜狐是一家非常可惜的公司。

搜狐曾經是引領中國大陸互聯網發展的重要角色。


1999年我到浙江大學讀書,見到的第一個互聯網企業家就是張朝陽,還和他合了影。


當時我對他的印象就是人很nice。


當然,他在業界口碑也很不錯,都說他的人很不錯。


但是作為企業家而言,他並沒有很好的引領搜狐發展到一個很好的高度。

早期搜狐無論是做搜索、新聞還有遊戲,都發展的很好。


甚至之後的搜狐博客在當時都還是挺有影響力的。 


但是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搜狐就徹底掉隊了。


搜狐視頻投入不足,沒有取得大的動靜。


搜狐微博也沒有成功地做起來。


其他的各種風口,搜狐也沒有趕上。


各種共享經濟的產品搜狐也都沒有成功地參與其中。


包括今天提到的社交領域,搜狐其實也沒有什麼建樹。 


所以,搜狐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我認為這是搜狐現在最迷惑的地方。


搜狐早期是靠搜狐引擎起家的。


現在搜狗分拆出去了,發展的很不錯。


搜狐自身現在只剩下新聞業務。


搜狐新聞曾經一直都位列三甲。


但是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就大幅度落後了。


我認為首先搜狐其實還是一家技術型公司,有很好的技術積累。


而張朝陽本身也是技術出身。


其次,搜狐也有很好的媒體屬性。


但是這兩點搜狐沒有利用好。


現在開始打社交這一張牌,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勝算。



不知道朝陽哥能不能再網羅一批明星網紅,把狐友這一產品推出去。


但是目前這種資源都在微博、抖音上手裡。


那麽搜狐可以憑借什麼聚集人氣呢?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狐友這一軟件所有的用戶都默認關注張朝陽,他已經有250萬粉絲了,但是通過這個刷一下存在感又有什麽真正的作用呢?

搜狐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應該靜下心來好好考慮一下未來的戰略問題。

時事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