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職場學】理念是個屁!為了兄弟走向創業路的出版大亨

時報出版

img1558057486314.jpg

文/見城徹

  在以創業為目標的年輕人中,很多人滿口遠大理念,不是「想讓世界變得更好」就是「想對社會做出貢獻」。每次聽到這類說詞,我總不由得感到一股虛偽。不是不能高揭美好理念與目標,只是我倒想問,在達到目的之前的資金該由誰來準備呢?

 

  如果你是不需考慮收支與經營管理的大富豪或資產家,大可以不經過仔細計算就大把大把地灑錢,這樣的人最好去當志工或從事NPO活動。可是,除非你是石油大王,否則也無法把錢盡情投入慈善事業吧。

 

  那些在即將創業時能不當一回事地嚷嚷「想對別人有所貢獻」的人,想這麼說就繼續說吧。在沒有數字作後盾的狀態下,只會發夢似的說些高高在上的理念,這種理念沒有穩固的基礎,隨時可能崩坍。

 

  說得極端一點,創業者根本不需要理念。只要在自認能夠奮不顧身投入的工作上拚命,付出壓倒性的努力,就能獲得成果。等到拿出成果了再說「其實那時我秉持的是XX理念」也不遲。真要說的話,理念這種東西事後再編一個就行了

 

  商場就是戰場。即將上戰場的創業家不可能什麼武器都不帶。赤手空拳又沒有戰鬥決心的士兵即使宣稱「自己秉持的是XX理念,會為了這個理念而戰」,恐怕也只會落得轉眼間就被敵人擊潰的下場。

 

  賺錢是好事。理念這種東西,等你在商場這個戰場上賺到錢,拿得出成果時再說就行了,不需要侃侃而談。

 

  不用懷疑,那些動不動宣稱自己「是為了理念而創業」的半吊子創業家首先就不會成功。

 

  當我還是角川書店編輯的時代,整整十七年都為公司貢獻出傲人的業績。坐上董事編輯部長位子的我,為什麼要辭去公司的工作呢。當年,角川春樹社長發生了疑似吸食古柯鹼的事件,在遭逮捕的兩天前,全體董事通過決議要求他辭去社長的職位。

 

  我和春樹先生是名符其實的同寢共食,受到春樹先生一手拉拔成長的我,以董事會成員的身分投下贊成他辭去社長職位的一票。這樣的作為等於反抗了長年關照我的恩師。我怎能一邊把春樹先生趕下社長職位,一邊自己厚著臉皮繼續待在公司裡呢。為了對得起心中的道義,我決定辭去角川書店的工作。事實上,三十五歲過後,我身上經常帶著辭呈,早有隨時都能離開角川書店的覺悟。這時為了對得起自己,更是沒有半分後悔躊躇。

 

  在我決定離職之後,到處都有公司對我招手,問我「要不要來我們這裡?」然而,我最後沒有轉職進任何一間公司。有超過二十個員工說要和我一直辭職,最後我選擇了五個志同道合的夥伴,包括我在內,六個人一起離開了角川書店。

 

  創立幻冬舍本非我本願。只是如果不辭去角川書店的工作,我將無法對得起自己心中做人的道義和道理。不過,拜此之賜才有了今天的我。成立幻冬舍是我不得已下做出的苦澀選擇。說起來,創業就是這麼一回事。

 

  創業就像站在懸崖邊,隨時都得面臨破產的可能,同時還要在這樣的緊張感中繳出一張數字漂亮的成績單。無法抱定這種覺悟並付出壓倒性努力的人,不應該輕易把理念和目標掛在嘴上

 

文章來源:《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見城徹 著

商業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