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精神疾患的距離

Terry

前幾天發生了一個很讓人覺得痛心的新聞,一個鐵路警察被一位逃漏票的中年男子拿刀刺殺身亡,後來發現這個逃漏票的男子有精神病史,這件事情引起了社會很大的恐慌跟重視,也讓我想起了前陣子公視播出的短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所以想用這篇來討論一些精神疾患處遇的議題,也講一下自己內心的想法。

   根據2016年周愫嫻教授在犯罪與司法研究中所發表的一份研究「無差別殺人犯罪:一種罕見而荒謬的暴力型態」中提到在所有的無差別殺人犯罪中,以台灣的案例研究,其中有身心障礙或精神疾患者,約佔所有犯案數比例的5%,不明因素殺人者的比例更高。這樣的研究報告代表著,其實身心障或有精神疾患者故意無差別傷人的比例,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甚至可能還只佔了很少的比例。既然如此,那為什麼從媒體的報導中我們卻感覺到了截然不同的氛圍,彷彿碰到了精神疾患就必須要人人自危,甚至可能是社會的不定時炸彈呢?

       記得以前研究所剛開始念變態心理學時,老師曾經要求我們先念完傅科的《瘋癲與文明》,這本書圍繞在一個很重要的中心綱領,相對於文明,瘋癲只是一群跟我們不同論述系統的人罷了!但我們卻在文明之中運用多數的權利位階宰制和擺佈這群相對少數,讓他們落到權力中沈默的位置,進而控制。

       在書中提到,人們因為對於不容易治癒與無法言說的恐懼,使得對於精神疾患本身,開始使用排除和格絕的方式,始之和群眾社會區隔開來。即使以前的痲瘋病院,精神病院已經因為人權議題而被廢除,但人心中的圍牆卻依舊存在。

      記得以前剛走這一行的時候,家人曾經問我說,為什麼不選擇去學校工作,而寧願跟這些瘋子一起工作。我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實他們跟我們一樣」。工作了幾年,因為社會上媒體報導的精神疾患攻擊事件,使得家人也開始擔心起在工作時的安危,我說:「人有喜怒哀樂,我們有,他們也有,只是我們要先懂他們。」也因此,我們要開始試著同理。

       於是,回到最開始的社會案件,我們可以發現到,對於這些事件,對於這些當事人,好像不是一句他是精神疾患,可以解決的。而是,如果是你,在當時你會做些什麼?記得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喬平有一段跟思聰的對手戲,那段恰恰反應了現實的寫照,如果我們多一點觀察和理解那或許事情不會發生。而事發的當下,如果我們願意多伸出手來,那麼事件或許可以不會惡化。

      論述到這裡,其實沒有要消費誰或是指責誰,只是誠如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傳遞的概念一樣,我們都用冷漠和恐懼把彼此往惡的邊緣推了一把,所以從現在起,請試著用愛跟包容來面對一切需要伸出援手的人吧!這個社會將會更美好。

#ipure #fitnessrider #暖心全人諮商中心 #我們與惡的距離 #精神疾患 #標籤化 #冷漠 #恐懼 #愛與包容 #傅科 #無差別殺人

健康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