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律師》導演洪成昌:片場像遊樂場,是發夢的地方

銘報MOL

洪導照片-696x464.jpg

圖/「盲人律師」製片提供

記者/麥惠宇

「不要吵,不吵的話,阿姨等下帶你看電影哦!」這句話是導演洪成昌國小時,妓女阿姨們經常對他說的話。雖然妓女阿姨們最終沒帶他看電影,但卻在他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

 

電影在3、40年前來說並不普遍,從小在妓女戶長大的洪成昌,電影對他而言是「好特別,好神奇」的存在,小時的他甚至以為電影就是電視機的放大版。

回憶從前,洪成昌仍有些忿忿不平說:「她們就是在唬我!一次都沒有帶我看過,所以電影對我來說即是遺憾又是幸福天堂。」直到一次機緣巧合下,他看到附近廟會露天電影《蛇形刁手》,當導演的種子就深深烙印在他心中,立下要當電影導演的心願。

 

因此洪成昌進入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就讀,2010年前上映他的第一部電影《武當少年》,雖然一圓了電影導演夢,但卻被騙賠了300多萬元新台幣。只能過上10年的還債生涯,為此除了努力標下案子的同時,還自學開了義式冰淇淋及水餃店幫助維持生活經濟,直到近年才正式還清債務。

 

2013年可說是低潮期,長達半年沒案子,當時他拍了將近百部短片、MV等。可他回顧過往,發現拍的作品幾乎都以相同的模式來呈現,沒有美學也不是藝術。逐漸感到自卑的他,進而滋生了自我懷疑的心態「不是想放棄而是覺得自己沒這個能力當導演。」

 

消沈了一陣子,後因得到友人及妻子的鼓勵,檢討自己以往作品的同時也更投入並漸漸的精進拍片等技術。直到2015年才漸入佳境,隨後更是因為一系列國防部形象廣告突破百萬點閱率,在網上有了「史上最強」國防部影片的導演之稱。

 盲人律師_導演洪成昌最右邊與主要演員大合照2-696x463.jpg

首映會導演洪成昌與主要演員們大合照 圖/「盲人律師」製片提供

一直沒忘當電影導演信念的洪成昌,終於在今年10月18日推出了新作《盲人律師》,截至11月24日全台票房已破 519.9萬,從此他又多了個形容詞——台灣第一部律政電影導演。洪成昌在社群媒體臉書上僅用了3個多月,就提前籌得新台幣700萬的拍片資金目標。

 

與籌款相比起來,劇本撰寫至開拍反倒格外的艱辛。在撰寫劇本前他默默在心裡打了個小算盤,「因為是真人真事,那劇本就好寫啦,我去訪問他,他直接講故事,我加上台詞,啊不就好了!」隨後卻被告知,因案件正在訴訟中不可透露「真的瞬間從天堂墜到地獄。」因此他為了寫劇本,翻閱了50本法律書。

 

籌備3年,光撰寫劇本就佔了一年。他說撰寫時,曾因太難而產生放棄的念頭。經常坐在電腦前就是一整天,完全打不出一個字,妻子看在眼裡也覺得他寫不出來。他形容法官寫的判決書及法律術語「每個中文字都看得懂,拼在一起完全看不懂。天啊!在寫什麼啊?」直到開拍前兩個星期才驚險的定稿。

 

拍攝過程當中,法律用語尤其多,大大的增加演員們背台詞的難度。他苦言道:「NG起跳至少10次,最高可達37次,嚴重拖延整個拍攝進程。」從原本預定拍攝期的25天生生延到36天才結束,導致後來資金完全爆掉沒辦法做後製。他為此又額外募資了370萬。

 

不管怎麼說,《盲人律師》最終還是有驚無險成功上映,票房也還在持續增長中。他說,《盲人律師》其實就是總結他的人生40年精華。

WechatIMG23-696x464.jpeg 

他坦言:「當導演,很難!當電影的導演更難!」可從事過各種行業的他,唯獨覺得在片場才是最快樂的。

 

他形容片場是發夢的地方,就像遊樂場一樣。因此即使洪成昌首次導電影便被騙錢、工作人員罷工等,他還是硬撐著把電影完成,他笑說:「遊樂場就是打遊戲的地方,打遊戲是不會感到累的,失敗再來就好啦!」

 

回頭再看這逆境不斷的40年,洪成昌覺得不同的是「對生命的體會更深了,因為電影演的就是人生,對人、人性不了解,寫出來的東西厚度會不夠。」相信這層體會,能伴隨他在未來漫長的路上不斷進步。

 

轉載自銘報即時新聞http://mol.mcu.edu.tw/

娛樂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