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永遠與自動手記人偶

老爹談影

121641280_4043020085724617_8470141917139499695_n.jpg

不知道為什麼,《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永遠與自動手記人偶》讓我想起國片《海角七號》。被耽擱許久的千言萬語,好不容易傳遞到最渴望的彼端時,那種穿山越嶺的執著,是兩部電影共同擁有的溫柔吧?

 

電影的劇情非常簡單,在龐大的世界觀之下講了一個很日常的故事。當一個人領略自己有療癒他人的能力時,自然願意敞開緊掩許久的心扉,我們靈魂的空缺,成為彼此追尋完整的最後一塊拼圖。

 

曾經是士兵的薇爾莉特·艾佛加登,在戰場上受重傷失去雙臂後,轉往郵政公司擔任起代筆書信的工作。故事裡她受雇於前往女性貴族學校,協助女學生伊莎貝拉約克學習社交禮儀,確保她在社交圈的首次亮相能夠圓滿成功。

 

薇爾莉特的設定,讓我想起《阿凡達》裡因為戰爭而雙腳癱瘓的軍人傑克,他雖然失去了戰士的價值,卻在異星上找尋到失落的自信。雖然在屠戮中永遠失去了身體的一部分,但也獲得了讓靈魂自由的契機,並往連自己都未曾發現的內在探索。

 

人的存在意義,是需要相互輝映才能產生的。在科學的驗證上有種方式,被稱為互為主體(intersubjective),意旨一件事情必須在各種關係反覆交流後,才能顯現主體的客觀性,這種科學驗證方式也在哲學界被視為人類的特性。原本封閉孤僻的貴族女學生伊莎貝拉約克,從薇爾莉特眼中查覺到自己有溫柔的一面,而薇爾莉特也能在伊莎貝拉面前袒露自己的脆弱。傷口成為彼此的澈鏡,映射著未曾發現的自我。

 

與命運妥協並不代表懦弱,而是顯現為了愛而可以堅強起來的勇氣。出生於戰亂的伊莎貝拉約克,為了讓自己的義妹能被送進孤兒院被妥善的照顧,認祖歸宗成為貴族的女兒,也因此被迫與義妹分開。薇爾莉特也有一段無可避免的命運,身體殘缺的她永遠失去戰士的身分,但當她接受了這個無法改變的命運後,反而踏上了一段康莊大道。兩個看似身分與背景迴然不同的女孩,擁有著類似的遺憾。

 

《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的風格,是蒸汽龐克科幻的類型。所謂的蒸氣龐克,就是仿造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科幻小說而衍生的創作類型,特色便是假想當年的蒸氣科技發展到極致的情況。雖然現代的賽博叛客(Cyber Punk)也不乏探討人類肉身與機械拼貼的議題,但《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的時代背景設定,更象徵著人類探索自我與科技之間關係的啟蒙,在日新月異的時代,我們更需要學著肯定自我的價值,更重視在頻繁的交流裡查覺彼此的美好

 

網路連結是現代的社會特徵,人際交流發個電子訊息不需幾分鐘。但在以蒸汽科技為背景的時代,傳統書信還是相當主要的通聯方式,信紙上的墨跡都是靈魂的輪廓,捧讀書信不只接收著來自遠端的思念,也在感受著對方的溫度。相較於冰冷未來的賽博叛客,以蒸汽龐克為主的《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更能闡釋出人性交流的光輝。

 

就算不是日本動漫粉絲,一般觀眾還是能深入進《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傳》的故事。它沒有拯救世界的巨大企圖,只有刻畫日常裡快要被人遺忘的小幸福。我們不需瞻仰搖不可及的未來,時常讓我們破涕為笑的,往往是身邊的小問候,時常讓我忘卻命運殘酷的,往往是一個小小的擁抱。

 


娛樂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