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不知身是客

易若家

我是個每晚都有夢的人,生理學上來說,是每晚總有夢境干擾我的睡眠,心理學上,是說夢境關聯著我的潛意識(這想也知道),但偶爾,我也會夢見新奇的,我一生從未見過的人事物,特別到讓我想寫成小說故事記錄下來,可惜,往往醒後記得殘餘的部分,仍像陽光下的溶雪般消失迅速。
我還是喜歡文學裡的夢。
三更有夢書當枕,不是說夢好而是說書好,好到要把書放在床頭,睡醒也讀睡前也讀,做夢都不忘讀書,夢裡滿溢書香,夢裡行千里路、讀萬卷書。
但我作的都是惡夢,很小時候總夢到被大人丟包,一個人徬徨的在陌生的地方大哭(小孩子絕對不會優雅地哭),長大後,最常夢到掉錢包,掉手機這類,本是我日常生活中覺得最恐怖的事情,結局就是半夜被驚嚇醒,確定是夢後,再帶著僥倖逃過一劫的心情繼續入夢中。
這還不是我最不喜歡的夢。
有幾次,分別夢見已過世十年的奶奶,還有我十年以前養的黑白貓,夢裡就像是時光倒轉到過去一樣,說也奇怪,頭剛剛的幾年,沒有做到這樣的夢,反而了過了這麼久,又夢回到了以前的房子,房子裡同樣的擺設,窗子射進來熟悉的日光線,一切都好真實清晰。夢裡我隱約記得,他們似乎曾經離開過,但很自然,我們像往常一樣的說話,那感覺就像是, 就像是原來是我先夢到自己老了十歲,醒來一切都沒有變。
我最不喜歡這種夢。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好悲情的李後主。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蘇軾這個夢比較好,不用等夢醒,就知道是夢了,什麼也不用多說了,相對無言,只有淚千行。
好夢也罷,壞夢也罷,夢醒跟夢裡,總是有一邊要破碎的。

藝文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