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戀人: 你不知道的貝多芬 ( III )

Sherry 謝世嫻

文/ Sherry  謝世嫻

影片來源: Youtube (電影《永恆的戀人》月光奏鳴曲)



我很醜,但是我很溫柔

            雖然貝多芬暴躁剛毅,但大家可能不知道,他內心其實住著一個渴望被愛的靈魂。且看西方音樂史最出名的情書《永恆的戀人》:

我的天使,我的一切,我的另外一個自己…我心中裝滿和你說不完的話。…不論我在那裡,我腦海裡都是你的倩影。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對你的思念奔向你,有時是快樂的,隨後是悲哀的,問蒼天命運,問它是否還有接受我們願望的一天…永遠無人再能佔有我的心。…為何人們相愛時要分離呢?你的愛使我同時成為最幸福和最苦惱的人…多少熱烈的憧憬,多少滿眶的熱淚…永遠屬於你,永遠屬於我,永遠屬於我們。

 -貝多芬

 

沒想到,外表粗獷的貝多芬,卻有如此發自內心的溫柔。 這封貝多芬死後才發現的情書女主角,是唯一能體會貝多芬的孤獨脆弱,撫平他的暴躁強勢的人。唯有「永恆的戀人」,才能使貝多芬的內斂深情,在英雄氣魄中脫穎而出。

在貝多芬眾多交往對象中- 從皇宮貴族,到平民女姓等- 都曾是貢獻泉源思湧的謬斯女神。但是這個「永恆的戀人」到底是誰呢?  雖然歷史學者眾說紛紜,但真正答案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也許就像這封情書,貝多芬的浪漫,是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吧。


貝多芬圖22-月光下.jpg

圖片來源: 網路

 

 

像情書般的鋼琴樂曲

若說畫家總拿熱戀中的對象作畫,那麼音樂家把他的女神寫進樂譜裡,也是合情合理的。這一生中,貝多芬愛過的女人,就至少有兩個出現在鋼琴曲裡。最有名的應該就屬 《給愛麗絲》與《月光》了。


貝多芬圖20-給愛麗斯.jpg

圖片來源: 網路 (給愛麗絲的手稿)

 

雖然《給愛麗絲》是世上最知名的鋼琴曲之一,也每個鋼琴學生必學的經典曲目。不過我始終很納悶:

1) 為何想學這首曲子多以初中女學生為主,而且總是非常迫不急待?

2) 這麼美的樂曲,竟然曾是台灣垃圾車的主題曲了!?

 

扯遠了。《給愛麗絲》是貝多芬40歲時寫給當時迷戀的女學生泰莉絲(Therese von Brunswick),採用三段非常不同的主題ABC。A 段是耳熟能詳的主旋律,主旋律優美抒情且不停的反覆,應該是代表愛麗絲在貝多芬心中青春無憂的模樣。B 段主題非常鮮明愉悅,宛如少女漫步林間那般輕鬆,但是,狂躁的C段我就想不透了:這是暴風雨? 颱風? 森林的巫婆? 還是男友來追殺? (想像力無限延伸…) 結果雷聲大雨點小,那個曼妙的少女A段主題曲又回來並且結束了。

這首敘事風格強烈的戀曲,其實原先也是一個祕密: 原來貝多芬把手稿送給女學生後就一直都放在她那,也沒有特別將此曲標號在自己的作品目錄裡,後來女學生進了修道院終身未嫁,直到老年過世後才被人發現。但是, 既然是給「泰」莉絲 (Therese), 怎麼又給人發行成給「愛」麗絲 (Elise)呢? 貝多芬到底是戀著哪位小姐呢?

貝多芬圖19-Therese Brunswick.jpg

 圖片來源: 網路 (貝多芬的學生泰莉絲 Therese von Brunswick)


不亞於《給愛麗絲》的撲梭迷離,《月光》奏鳴曲的創作過程,也是大有來頭的。光是「貝多芬在哪種場合下寫的」就有三個版本! 眾說紛紜,以下是最富想像力的版本:


某晚貝多芬到郊外散步,忽然聽見小木屋傳來琴聲。駐足傾聽,沒想到這正是貝多芬寫過的一首奏鳴曲(世上就有這麼巧的事! )。但是突然屋中琴聲停住,發出一陣少女的歎息: 「要是能聽貝多芬彈奏,那可多好啊!」

門外的貝多芬一聽,立馬敲門進去,發現鋼琴前坐著一位盲女,而旁邊站著她的鞋匠哥哥( 真是個電燈泡)。貝多芬並未告知盲女其真實身分,只說他是音樂家,想彈首曲子給盲女聽。當他彈完盲女剛剛演奏的那首樂曲,發現盲女早已被感動得熱淚滿頰。

就在此時,夜風吹滅了燭火,而皎潔月光恰恰灑落在盲女細緻的臉龐上。

Moonlight.jpg

 

圖片來源: 網路


這會兒換貝多芬被眼前景況大大觸動了!!

貝多芬樂思泉湧,隨即以即興的方式演奏出《月光》奏鳴曲。飄灑迷離的月光,灑向林野山川,穿透溪流小徑,奔向海洋夜空,音樂也無限飄揚至宇宙邊際,直到永恆…


這麼絕美動人的描述,不輸電影情節吧?  可憐的是,貝多芬將此曲獻給當時愛慕的女孩茱麗葉.桂查蒂(Giulietta Guicciardi) 。但對方後來嫁了別人,《月光》正式成為失戀情歌。




 天才 vs. 凡人

 

聽了這麼多故事,很多人此時都會問:「所以貝多芬到底算不算天才呢? 」


從貝多芬的出生到死亡,時時都有學者專家拿他的音樂成就和莫札特相比。若要說一氣喝成的作曲速度或精湛高超的演奏技巧,No-貝多芬不能算是「天才」,因為他是用龐大的生命時間思考著經歷著「人」的故事,期許與情操,並非如莫札特能渾然天成。也正因為貝多芬有兩個偉大前輩- 巴哈和莫札特壓著,貝多芬有「延續」音樂傳統的使命,更有「創新」的責任,與「超脫」所有的挑戰。但在人生中短短56年,他全都做到了! 更重要的是,貝多芬前後,沒有任何一個作曲家能被認定是能立足西方兩大樂派中,還能持續幾世紀的後世影響力。這,難道還不是天才嗎!?

貝多芬插畫- 貝多芬拿著指揮棒.jpg

圖片來源: 網路


其實比天才更令人感動的,是凡人的故事。貝多芬能被後世評選為『樂聖』,是因為他毫不保留寫出的每一首音樂,代表了最珍貴的人生。而我相信,貝多芬希望在聽完他那熱情暴躁, 真摯深沈, 勇敢樂觀的樂曲後,我們終將理解身為「凡人」的喜悅吧!

 


            結語: 在貝多芬的晚年,他常常在譜紙寫道「Es muss sein?」 (有必要嗎?) 對許多學者而言,這個謎樣的問句是貝多芬晚年創作的關鍵動機,也是對人、宇宙、塵世的一個評語。但我覺得怎麼學者都喜歡把最簡單的小事想得很deep,搞不好只是僕人問貝多芬,房間這麼亂要不要整理一下,剛好貝多芬正專心作曲,因此很煩躁的回覆「有必要嗎?」(而剛好便條紙用完了,只好寫在譜上) 。反正,這句話沒那麼複雜,也可能只是貝多芬想提醒我們: 凡事勿太計較啦!


貝多芬圖24-es muss sein.jpg


圖片來源: 網路( 譜紙寫上 Es muss sein? /有必要嗎?)

 


藝文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