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難忘的電影旋律《香水》: 魔鬼的誘惑

Sherry 謝世嫻

今天想分享一部很特別的電影配樂。記得2006 年看完德國金獎電影《香水》(Perfume),我飛奔到唱片行,買了電影原聲帶。《香水》原聲帶讓我腦中首先浮起的不是香氣瀰漫的魔幻音符,我想到的,是古典音樂中最重要的曲式- 「奏鳴曲式」(Sonata form)。 

 

 perfume-poster.jpg

音樂的奏鳴曲式,與小說中的起轉承合

 

什麼是「奏鳴曲式」?  和電影有何關係?我認為兩者關係可大了。奏鳴曲式通常以三個步驟創作音樂: 呈現部(Exposition)、發展部(Development)、再現部(recapitulation)。顧名思義,呈現部在於「呈現」一個主要與一個次要動機(也可稱為第二主題) ,發展部藉由衝突與解決,對比與延伸而「發展」兩個主題,最後,再現部將所有回歸,以同樣音樂「再度」響起,此時卻走向新的境界(結局)。

 

翻拍德國作家徐四金(Patrick Suskind)驚聳小說的同名電影《香水》,處處帶著奏鳴曲式的化身。創作音樂和寫小說其實有許多相似處,最大的共同點便是「戲劇性」。如何鋪陳、製造混亂、化解、推向高潮、收尾,這些都是製造「戲劇」的成功要領。 拿一部小說和一首奏鳴曲相比,會發現兩者其實是一樣的:呈現出核心主題(或主角)、發展部(衝突、對立)、再現部(解決、重現)、落幕前的大高潮(音樂的最後炫奏Coda),曲終。

 Perfume-murder.jpg

精彩絕倫走向高潮,又出人意表的結局

 

《香水》 故事圍繞著孤兒葛努乙(Grenouille,原文翻譯為“青蛙”),一個從低層社會成長的嗅覺天才。他人生中的首要「主題」,是因不小心誤殺一位少女而產生的。在聞其香氣逼人的純真肉體後,葛努乙產生想要捕捉、製造香氣的慾望。小說的第二主題卻是後來的真正核心:葛努乙發覺自己是個沒有氣味的人後,由失望、驚愕到決心不計一切代價,替自己打造世界獨一無二的香氣,以獲世人認同。在「呈現部」的兩個主動機擺明後,劇情便發展出一連串的冒險: 葛努乙從初次拜師學習、試驗失敗、再往世界香水大鎮格拉斯(Grasse)深造、驚愕自己的無氣味並開始獵殺少女、精心挑選、排除萬難最後到達絕美無比的美女蘿拉(Laura)床前,終於殺掉她並完成舉世無雙的香水最後步驟。在全劇高潮時,葛努乙於斷頭台前將香水奮力一揮,令所有世人對香氣膜拜、感動痛哭到昏厥、甚至寬衣解帶、赤裸做愛等超乎常理的舉動。在這麼多精彩衝突後,結局更是出人意表:葛努乙終於了解人們根本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唯有香水的魔力才能讓人們短暫迷戀他。因此,葛努乙放棄精心打造的香水與其附帶的所有榮華富貴,在走回出身地後,將瓶子往頭頂一倒,任由民眾活生生的侵蝕他,從此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

perfume-ending.jpg

如何以音樂描述氣味?

 

除了環環相扣的劇本,《香水》音樂更是一大傑作。 自 此電影前,還沒有人可用音樂描述「氣味」。如何用音樂描述捉不住、看不到的氣息? 親自作曲的導演Tom Tykwer 有了特殊見解。首先,他找來當時是柏林愛樂的指揮拉圖(Simon Rattle),並獲得柏林愛樂的首肯答應配樂。在譜曲方面,他遊走於管絃樂團與實驗電子樂器間,用金屬器樂的擦音來描述光亮、電子鼓詮釋葛努乙的謀殺緊 湊,以豎琴撥出香水的瀰漫芬芳,悠揚女高音堆砌一個屬於處女蘿拉的主旋律,最後將經聳駭人、卻又唯美藝術的謀殺過程以漫長弦樂連貫故事。 從劇本、運鏡、卡司到音樂,《香水》的結構既嚴謹理性、又絕美性感, 這種令人由音樂中“聞到“香水的藝術成就, 自然是轟動國際。

 perfume-murdering.jpg

 《香水》是社會敗類?還是藝術天才?

 

若沒了音樂,詭異唯美的蔓延,還能存在於《香水》嗎? 當然不能。 我最佩服的,便是此電影的作曲功力-更何況這不是出自於專業作曲家之手。電影更值得嘉許的是,《香水》其實不講天才的過程,而是一個人對身分的追究。這個層次是在抽絲剝繭的故事背後,還能拿出來細細品味的。我們該因為葛努乙的低貧身分而同情他嗎? 我們能以天才追求完美極致,而將他的謀殺行為合理化嗎? 我曾在電影講座裡,問了觀眾這兩個問題,沒想到講座前後的回答卻是完全相反的。這也證明人性的矛盾: 我們對葛努乙的天才與熱誠深感認同、卻對他的行為完全唾棄- 但又同情他。有人甚至拿此電影來隱喻希特勒的暴行; 畢竟,在他的頭腦裡,為了活化菁英去屠殺猶太人的舉動,是完全偉大並合理的。

 perfume-master.jpg

香水: like a music chord

 

在一個場景中,香水大師包第尼(Baldini)和學徒葛努乙說的話最耐人尋味:好比音樂,香水以3個部位形成,每種由一個和絃(chord)呈現,而每個和絃又以四個音符造成。好的香水有12個部位,但舉世無雙的香水從沒人能做出,因為他必須找到第13個香氣。這啟發了葛努乙對美少女蘿拉的追殺,但更廣泛的看去,其實導演是要觀眾去體會故事中不為人知的精華。而這是指什麼,只有非比尋常的天才能知了。

 

/Sherry 謝世嫻 

娛樂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