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檢察戒菸

王建平


老檢察官戒菸


 在我檢察官生涯里,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當時我剛當檢察官不久,負責協助資深檢察官問案。這事一件強姦案,當時負責此案的資深檢察官正要訊問被害人,我則負責一旁作筆錄。

老檢察官:「小姑娘,你確定被告已將他那東西插進你身體裡面了?」

被害小姑娘:「嗯」。

老檢察官:「插進去有多深?」

被害小姑娘:「這…..」。

老檢察官:「你害羞幹啥,我這是在為你伸冤,現在對強姦罪認定是採「插入說」,我如此問你,是要確定這一點,你說究竟插進去有多深?」

被害小姑娘:「有…..」,被害女子一時無法比喻,害羞之極,不停的搓柔先前擦眼淚而拿在手上的手帕。被問不過了,於是用手帕搓成一個十公分的長條,喃喃說:「有…這麼深」。說完低頭不語。

老檢察官:看小姑娘用手帕比喻深度,認為並非恰當,於是以慈祥的口吻對被害人說到:「姑娘啊,你這個比喻缺乏說服力,到時法官可能不會採信,反當成笑話,你再打一個比方吧,一定要能證明被告人真的是強姦你了,你別急,我再給你一點時間想一想。」,說完,老檢察官便拿起桌上香菸,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並等待被害人回答。

被害小姑娘:小姑娘好不容易用手帕比喻深度,沒想到不被老檢察官認同,正在左右為難不知如何回答之時,猛看老檢察官含在嘴上的香菸,一時又找不到其它比喻,便回答說:「跟您嘴上含的煙一樣深」。因怕這次比喻又被否定,所以被害人回答得非常認真,幾乎是一字一頓。

老檢察官:被害人話音剛落,老檢察官反應還真快,立刻吐掉還剩下的大半截咽頭,「呸呸,姑娘,你怎麼說話,我幫你伸冤,你怎麼反而掰我?嗯!今天不問了,你回去再好好想一想,明天再來說,唉,真是氣死人。」

此時的我已經笑到攤桌下去了。

自那以後,我再也沒看到老檢察官抽菸。

 


娛樂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