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君子談影-《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重溫舊夢 

老爹談影

5601bfbf3c843b98de52d221380a6b8c.jpg

「魔鬼終結者》原本應該要於第二集劃下句點,「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應該要成為完美的結局。然而電影公司不想善罷甘休,又賦予魔鬼終結者系列更曲折的未來。然而曲折的不僅是電影的劇情,現實的發展也相當坎坷,後續的兩部續集票房皆不理想,版權也一再的轉手。除了電影之外,也曾有以女主角莎拉康娜為主角的電視影集,然而差強人意的收視率最終慘遭腰斬,成為無疾而終的作品。


儘管《魔鬼終結者》後續系列的發展相當乖舛,但仍有人想要再藉由這段昔日的光輝,創造另外一段經典的神話。於是相隔六年之後,《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誕生了,電影看的出來有想要追趕最初經典的強烈企圖,但也只是企圖強烈,實際的成果卻是欲振乏力,但若以懷舊與追求娛樂的角度來看,《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仍有相當的可看度。


時空難題


原本《魔鬼終結者》第一、二集的時間線非常單純,但基於續集的擴展,時間線趨於複雜是這系列的宿命,如果要刻意去釐清電影的跨越時空的架構,你會覺得頭昏腦脹。《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選擇將第一與二集的時空劇情一同納進,時空上的糾葛更加繁複,但電影的節奏相當快速,當你還在糾結於某個有疑問的環節時,劇情又馬不停蹄地跑向下一幕,觀眾害怕遺漏某個劇情所以會被迫暫時放下先前的疑惑。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最大的樂趣,在於將一、二兩集的事件重演一遍,並在賦予不同的結果,懷舊之下又帶有一點驚喜,但這地方產生了兩個問題,究竟老的T800是誰將它送到比1984年更早的時光?李秉憲飾演的T1000是比T800更先進的機種,它原本是因為T800任務失敗之後才出現的,那為什麼T1000跟T800會出現在同一個年代?但也許懷舊的驚喜做足了,觀眾也能暫時遺忘這個困惑,盡情享受節奏快速的特效場面與動作戲。


《魔鬼終結者》系列原本有望擺脫複雜的時空設定,2009年的《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就有想要往末日戰爭的方向進行,無奈欠佳的評價與票房讓這個三部曲之旅軋然而止。如今《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又重拾該系列最初的路線,時空線又難免糾纏一番.只是最初故事的時間線很單純,角色的情感刻劃能比較深入,但《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試圖營造迂迴的劇情,所以角色的形塑空間有些受到壓縮,就連演技深厚的JK西蒙斯也來不及完全展現出自己的底蘊。畢竟《魔鬼終結者3》已經將最初兩集的架構毫無創意的照本宣科一遍,走回老路的《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是有必要加一點新料,但比較惋惜的是最大的驚喜已在預告中曝了光,這些新料的優勢也有所略減。




接下來要執導《魔鬼終結者》系列續集的導演會愈來愈吃虧,因為會有更多跨越時空的邏輯問題等著他們竭力去自圓其說,這一集其實就顯得有點吃力了。《魔鬼終結者》系列的時空問題就像是九頭蛇,你「砍」了一個問題,又會有兩個邏輯問題隨之而來,反觀第四集《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的時空問題還稍微單純一些。《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裡懸而未決的困惑可能會成為續集的重要伏筆,但能否延續得當也只能看後續導演的造化了。


消失的孤獨


《魔鬼終結者》最初讓人津津樂道的,除了機器終結者「癡情」追趕之外,還有浪跡天涯的孤獨感。在未來反抗軍在約翰康納的帶領下,成功的讓人工智慧「天網」節節敗退,「天網」為了扭轉戰局,所以傳送機器人到過去的時光獵殺反抗軍首領的母親「沙拉康納」,於是約翰康納也傳送反抗軍成員「凱爾瑞斯」回到1984年的洛杉磯保護母親。《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也依循了相似的模式作為開頭,然而氛圍相當大的差異,原因在於少了第一集無援的孤獨感。

第一集的凱爾瑞斯出生於戰後滿目瘡痍的末日世界,所以1984年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年代。當他被傳送到1984的洛杉磯時,完全沒有人能理解或是相信他的焦慮,甚至連要守護的對象「莎拉康納」都認為他是精神異常的男子,遭遇了一連串的排擠之後,麥可比恩飾演的凱爾瑞斯就有了滄桑的孤寂味。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一樣是凱爾瑞斯被送返1984保護沙拉康納,但莎拉康納早已與阿諾飾演的T800的終結者接觸,早就熟悉自己注定背負的命運,所以面對憑空出現的凱爾瑞斯不再感到錯愕,甚至凱爾瑞斯能更快的進入狀況,因此後面的劇情少了亡命天涯的惆悵感。但我無法輕易斷定這樣的改變是否妥適,因為敘事的目的改變了,用第一集的期待去看第五集的確會感到失落,但這樣的失落能否解讀成「不好」,其實還是有討論的空間。


其次,第五集的凱爾瑞斯是由動作演員新秀傑‧寇特尼飾演,之前最著名的作品便是《終極警探:跨國救援》。實際來說傑.寇特尼確實很難有亮眼的表現,但他無法詮釋出麥可比恩的感覺,不能說完全是他本身的責任,而是莎拉康納的角色定位已經改變,她已經是智勇雙全女戰士,對宿命早有覺悟,再加上有終結者陪伴於身旁,凱爾瑞斯的守護者性質大為降低,他反而比莎拉康納對於當前的狀況更感到相當困惑,至少凱爾瑞斯有演出年輕反抗軍的滿腔熱血,只是可能離最經典的凱爾瑞斯還有相當大的一段距離。


世代更迭,不變的終結者


雖然琳達‧漢彌爾頓飾演的莎拉康納相當經典,但基於現實的考量還是必須讓新生代的演員來詮釋。艾蜜莉.克拉克早已於《權力遊戲》影集詮釋過女性的強悍形象,所以《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的莎拉康納對她來說也能駕輕就熟,神韻上也有幾分抓到琳達.漢彌頓的味道,但輪廓柔美了許多,身形也較為嬌小,少了些微的粗獷與剽悍,不過我本來就不期望要看到經典的形象再複刻,而是能在原有的角色看到不同的描寫,新任的莎拉康納將女子的婉約與英勇兼容並蓄,流露出些許的少女情懷,她與終結者T-800之間近似於父女的情感顯得有些格外特別,算是與《魔鬼終結者2》裡約翰康納與T-800之間的關係做了呼應。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有別於過去的續集作品,提出了「人類由機械人相伴而成長」的有趣假設,莎拉康納從幼時就是T-800一手拉拔守護長大的,而不是成人時期才與T-800接觸。但可惜的是劇情沒有沒有在T-800對莎拉康納造成的情感影響做更多深入的描述,凱爾瑞斯對於T-800的不信任也帶出了「機械人是否有情感」的議題,但整體而言沒有太大的突破。

雖然《魔鬼終結者》從第三集開始打臉了第二集「沒有命運」的結論,但《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也帶來有趣的主題,面對既定無法改變的命運,我們該如何做好準備?就此什麼都不做,等待命運的發生?還是繼續奮勇抵抗,用更堅強的姿態迎接命運的到來?故事中莎拉康納對於既定命運的陳述聽了不下百遍,也為凱爾瑞斯必死的結局感到恐懼,所以抗拒與凱爾瑞斯產生感情,雖然未來的宿命不會改變,但至少我們讓宿命發生的方式產生些許的改變,不必然成為任由命運宰割的魁儡。



自從阿諾史瓦辛格卸除州長一職之後,便於2010年客串《浴血任務》開始回歸影壇,並在接下來的《重擊防線》中擔綱主演,在接連幾部作品中努力調整好演出的狀態。雖然阿諾很難有突出的演技代表作,但從《魔鬼終結者2》開始一路到《魔鬼大帝:真實謊言》、《一路響叮噹》、《間接傷害》等作品,對於父親形象的角色顯得相當得心應手,這一次《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讓他再次回歸最熟悉的角色,除了詮釋出機械人的僵硬感之外,也再次展現了微妙的父親情懷,再加上現實歲月的老化,讓這個經典的銀幕硬漢增添更多慈祥的親和力,看到他的演出,才感受到《魔鬼終結者》系列是真的回來了。

整體來說,《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沒有如爛番茄影評形容的如此慘烈,它並沒有爛到不值得一看的地步,對於魔鬼終結者系列愛好者來說,是一個重溫舊夢的好時機,也是一個巨大的視覺饗宴,但很難讓人為之一亮是無法忽略的事實。但在炎炎夏日之中,看著久違的老英雄重返大銀幕,這份感動就足以讓人想要進入戲院一探究竟。某方面來說我們喜歡老哽,對於這個老是追求新鮮感與噱頭的花俏世界,我們更留戀於那個單純而快樂的世界。


老爹談影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