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君子談影-《玩命關頭7》:音容宛在,珍重再見

老爹談影

fd710daf28a53a677a37de4c9f1a52ee.jpg

遙想數年前若不是年假期間深夜輾轉難眠,偶然間在電影台看了《玩命關頭3:東京甩尾》,我可能不會成為《玩命關頭》系列的影迷。台裔導演林詣彬熟稔而穩定的運鏡技巧,成功塑造出流暢而緊湊的競速場面,讓我當下不禁大嘆,這才是《頭文字D》真人電影版應該要有的水準。

 

從《玩命關頭3:東京甩尾》結束之後,林詣彬繼續接連執導了三部續集,場面愈加浩大,競速與動作元素也取得良好的平衡。然而從林詣彬開始執導的《玩命關頭》之所以深得我心,是因為他將細膩的家庭情感融入了這個系列,為這些流落天涯的亡命之徒賦予革命的情感。若少了情感上的雕琢,我想我可能會一直錯過玩命系列,因為家庭的關係讓這些英雄有了奮不顧身的理由,讓劇情格外有張力,這也是為什麼同樣是競速電影的《極速快感》,少了份讓人回味的激情,若只著墨於速度與機械的美感,恐怕也只能滿足跑車迷而已。


林詣彬將《玩命關頭》第四集開始的三部曲,塑造成漫長的返家之旅。許多敘述英雄旅程類型的故事,最刻骨銘心的便是對於返家渴望的描寫,無論是《哈比人》三部曲裡矮人們歸返孤山的長征,或是《星際效應》裡庫柏急切地想要返家與女兒團聚的心願,「返家」成為許多英雄電影著墨最多的部分。每個英雄類型的故事,英雄都會基於某種原因被迫遠離家鄉,《玩命關頭》第一集唐老大被迫離開他熟悉的街頭,展開漫長的返家之旅,直到第六集眾人才得以洗刷汙名,然而才剛苦盡甘來,厄運的腳步在次追上了他們,韓哥的死亡詔告眾人新的危機揭開了序幕,他們再度被逼迫踏上玩命之途。

然而保羅沃克的猝逝,為「玩命關頭」系列帶來動盪的未來,無論事故事裡的角色們還是現實的劇組,都有一份必須完成的艱難任務,為了要妥善處理保羅沃克剩下的劇情,都是演員老班底與影迷十分掛心的,或許讓保羅能有完整的善終,可能遠比電影劇情的完整性還要來的重要。


 

《玩命關頭6》雖然被人詬病結尾飛機跑道的合理性(但我相信那是剪接問題,事實上所有的事情都幾乎都發生在同一刻),但無疑是當時系列的最高峰。《玩命關頭6》就像是跑車界的《不可能的任務》,敵方也有一個合作無間的團隊,與主角們產生強大的對峙。《玩命關頭7》讓我稍感遺憾的,就是在於它的反派設定並沒有第六集來的吸引人。

 

傑森史塔森無疑是最搶眼的動作演員,他渾身散發出強烈的個人風格,飾演正反派角色皆有種讓人退避三舍的狠勁。這一次他在《玩命關頭7》扮演前一集大反派「歐文‧蕭」的大哥「戴克‧蕭」,魅力依舊搶眼,但問題在於這一次續集將所有反派的焦點全部放注於傑森史塔森身上,雖然還有吉蒙·翰蘇飾演的強大駭客組織,狹以優勢火力對主角們構成威脅,但兩者之間的合作少了某種強烈的默契,傑森史塔森大部分又是獨行,兩個大反派無法形成合作無間的感覺,缺乏了鬥智上的張力。


 

溫子仁導演特地在開頭使用一段長鏡頭,鋪陳出傑森史塔森強大的破壞力,但我倒是覺得這一段並不需要特別使用長鏡頭。通常長鏡頭是為了藉由連續性展現緊湊的張力,例如香港導演杜琪峰與吳宇森都曾創造出經典的長鏡頭,但傑森史塔森的長鏡頭只是為了展現很多警察四處橫躺的畫面,幾乎沒有動作場面,讓人難以激情起來,甚至導演可能還怕鏡頭過於冗長,出現了幾小段快轉的畫面,讓電影出現了一絲怪異的喜感。

 

傑森史塔森飾演的戴克‧蕭,性格描寫上不如歐文‧蕭內斂而沉穩,他就像是喜歡四處衝撞的野獸,彷彿是腎上腺素總是過剩似的,讓我想起他在《快克殺手》裡的演譯方式。他出現在主角們面前的時機相當突然,少了些微的鋪陳,尤其是在阿布達比那段戲更顯得有些唐突,讓人不禁想在內心大喊「怎麼又是你,戴克‧蕭!?」。傑森史塔森擁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他無疑是這部電影的大噱頭,光是有他的演出就讓讓整部電影值回票價,但反派的處理深度稍遜於前集路克伊凡斯飾演的歐文‧蕭,這是讓我稍感惋惜的。


 

儘管反派讓我稍感失望,但《玩命關頭7》仍然維持了系列作的優良傳統,飛車動作場面再次有了新的創舉,無論是貨真價實的空降飛車,還是與戰鬥直升機的街頭追逐戰,絕對是高潮迭起刺激不斷。只是說《玩命關頭6》好不容易出現了組織嚴謹的反派設定,《玩命關頭7》卻只讓傑森史塔森獨挑反派的鋼梁,多了野獸般的橫衝直撞,但少了神出鬼沒的陰險,以《黑暗騎士》的小丑為例,他擅於掌控對手的心理弱點,又讓人無法掌握其行蹤,傑森史塔森的反派應該再增添少許的足智多謀才是。

 

由於反派的成員不夠多元,《玩命關頭7》每個角色的專業與個性很難突顯出來,也就是少了很多「個司其職」的機會。因為少了各自對應的敵手,所以激盪不出角色的深度,這一集的角色塑造稍微平板了一些,雖然在阿布達比的劇情有稍微近似於《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的杜拜橋段,但整體還是不夠細緻。電影的反派就像是海岸的礁石,礁石越巨大,激起的浪花也就越高,這一次反派除了節森史塔森以外,其他的反派的描寫都比較淺,《玩命關頭7》中的女保鑣龍達·魯西與東尼嘉,雖然有著對應於前一集反派位置的意圖,但角色的存在感弱了許多,仍敵不過傑森史塔森強大的氣燄。反派薄了,主角們也就厚不起來了。



隨著韓與吉賽兒等要角的退場,「玩命關頭」系列的家庭感也漸漸稀釋,「玩命關頭7」依稀有了這樣的徵兆,在加上保羅沃克的溘然長逝,「玩命關頭」的未來有了不安的因素。黑白兩道的宿命街頭邂逅,讓布萊恩與唐老大展開了漫長的亡命之旅,打造了一段雋永的俠義傳說,他們是「玩命關頭」系列最重要的靈魂,如今其中一個靈魂注定永遠缺席,「玩命關頭」系列何去何從將是嚴峻的考驗。

 

當某個核心演員的人生戛然而止,銀幕上的故事也要被迫畫下休止符。保羅沃克走了,故事中的他有了一個美好的善終,電影的魔力在於它能創造一個別於現實悲劇的美好結果。隨著劇中布萊恩歸反家庭,以家庭精神為核心的四部曲也算是告了一個完整的段落,英雄終於如願以償地回到盼望已久的「家」,那些刻骨銘心的亡命天涯,匯聚為如鋼鐵般堅韌的手足情誼。雖然出身與相遇並非個人可以選擇,但殊途同歸,彼此在無數的摩擦中找尋到共同的歸宿。


 

再見了,保羅沃克。雖然說這一次的「再見」已經無法再次相見,但之所以會說「再見」,是因為眾人期盼那場讓人心碎的悲劇,只不過是一場漫長的噩夢。在電影的結尾,保羅沃克飾演的布萊恩與唐老大分道揚鑣,駕駛白色跑車揚長而去,就像是駕馭著美麗的白駒,朝美麗的餘暉奔騰而去。現實中的保羅沃克已經永遠謝幕,但銀幕中的英勇身影已經永駐於人們的心中。

 

隨著保羅沃克的永別,《玩命關頭》系列在我心目中也算是告了某一個世代的段落,對於未來要怎麼去適應沒有保羅沃克的《玩命關頭》還沒有任何頭緒,但現在的我還只想沉浸於那音容宛在的餘韻。


老爹談影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