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也瘋狂: 你不知道的巴赫 (下)

Sherry 謝世嫻

IV. 歷久不衰的鍵盤美學


當然,在這麼優質的工作環境,巴赫更加靈感奔馳,寫出了流芳百世的經典鉅作。


包含:鋼琴舊約聖經《12平均律曲集》、大提琴聖經《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輝煌高貴的《布蘭登堡協奏曲》、與許多小提琴和大鍵琴的樂曲。


因此,「科登時期」也就成了巴赫的樂器作品巔峰期。

影片來源: Youtube (巴赫 第五號布蘭登堡協奏曲) 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V7oujd9djk



說到鋼琴舊約聖經,就不得不提巴赫對於整個鍵盤樂器的影響。若從鋼琴美學而論,西方樂史只有三個人是「真正」創新鋼琴奏法與語法: 巴哈、蕭邦、德布西。


 後輩如貝多芬、蕭邦、拉赫漫尼諾夫、蕭士塔高維契等,均以《12條平均律曲集》作為鋼琴作曲的基石,而這也是任何專業鋼琴家或學生必彈的曲目。


身為鍵盤開拓者之首的巴赫,在《12條平均律曲集》分別按照12個半音 的大小調順序編寫。 


每一個組曲均有一條「前奏曲」與一條「賦格」 ,而《12條平均律曲集》又分上下兩冊,因此細算下來,《12條平均律曲集》總共有48首曲子。


每一首「前奏曲」均是「賦格」的引導,前者充滿一致性的和聲學,後者採繁複挑戰的多聲部,極度發揮了鍵盤的技巧、語法、聲部、結構。


最有名的平均律,就是《巴赫C大調前奏曲》,上冊的第一首,後來被法國作曲家古諾改編成家喻戶曉的《巴哈聖母頌》。


你可以告訴我從來沒聽過《12條平均律曲集》,但是《 聖母頌》,你一定有聽過(請聽上集影片)!

Glenn Gould.jpg

照片來源: 網路 (巴赫: 12條平均律曲集/ Glenn Gould 演奏)

 

關於《12條平均律曲集》還有一個小插曲。話說巴哈死去後,他的作品沈寂許久,因為當時他許多手稿都在身邊,雖然大多分給遺孀與兒子C.P.E.等,但這些作品沒有受到外界太大關注 (也太不識貨了吧) 。


唯有巴赫的鍵盤作品,卻很奇妙的一直在音樂圈被後輩作曲家廣傳流動。


終於,浪漫派作曲家孟德爾頌開始大力推廣《馬太受難曲》,巴赫才開始受到巨星般的愛戴,成為史上最富影響力的音樂偉人。

 

另外一首非常非常有名但是世上極少人能彈好的《郭德堡變奏曲》,是公認史上最偉大的鋼琴作品。


若說《12條平均律曲集》描述了創世紀與人的戒律,那麼《郭德堡變奏曲》,是完全超脫理性與感性的宇宙美。

影片來源: Youtube (巴赫: 郭德堡變奏曲 Aria/ Glenn Gould 演奏) 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v94m_S3QDo



《郭德堡變奏曲》有32首變奏曲,是巴赫在極短時間完成的鉅作。


它的來由其實蠻好玩的: 話說某天俄羅斯大使凱薩林伯爵,在萊比錫聽了巴赫演奏,就想請他寫幾首曲子治療自己的失眠,想讓自己的宮廷樂師郭德堡來個睡前演奏。


而幾次後,伯爵覺得『還不賴!』,因此巴赫就完成了這首作品。


最後,伯爵的失眠被治好了,巴赫受到金杯獎賞,而這套催眠曲成了史上最深奧、最哲學也最唯美的鋼琴作品。三贏 !

 

V. 巴洛克絃樂之美: 小提琴,大提琴,協奏曲

           

雖然普遍人認為巴赫一生當管風琴師,算是鍵盤樂器主導的作曲家,但是巴赫的兒子C.P.E卻有不同的記憶。在寫給父親的傳記作者佛爾可(Forkel)的信中,-C.P.E 提到他老爸有多愛小提琴。

 

…我父親從年輕到晚年,能夠無暇且敏銳的演奏小提琴…這比大鍵琴更讓樂團井井有序,我父親對於所有絃樂器的瞭解是完美透徹。』

 

除了鋼琴聖經,巴赫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組曲》和《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均被視為「小提琴聖經」與「大提琴聖經」。在弦樂作曲的功力,巴赫完全不輸給鍵盤樂器。


就拿《布蘭登堡協奏曲》來說,每首都從單一旋律開始,在新旋律加入後逐漸複雜而擴大。這些弦樂器的solo與合奏,正是呈現巴洛克式的宏偉壯觀建築,與牆上的精細雕刻。

Bach g prelude.jpg

 

照片來源: 網路 (巴赫 無伴奏大提琴 G大調前奏曲 手稿)


VI.  晚年的聖樂風格: 受難曲、 神劇、 彌撒

 

通常的人到晚年時都會歸向信仰,讓身心靈得到某程度的救贖與倚靠。巴赫這麼虔誠的上帝僕人,自然也不例外囉。


沒錯! 自從1723年巴赫到達萊比錫後,就在此定下來,不再爬爬走。


Why 萊比錫? 原本巴赫在科登的工作本來好好的, 王子老闆也對他寵愛有加,沒想到「老闆背後的老闆」- 老婆大人是個音痴,對王子丈夫從事並贊助這些音樂活動感到一片茫然。『請問這些音樂對您的事業意義是??』


巴赫越來越不被倚重,因此趁著總樂長逝世後,他轉向萊比錫申請總樂長的工作。

leipzig.jpg

 照片來源: 網路 (萊比錫)


但萊比錫總樂長是那麼容易拿到的嗎?Of course not! 當時,萊比錫當局最傾心的人選是大音樂家泰爾曼(Telemann),不過泰哥沒想要離開他的工作,當局只好轉而求其次,詢問備選Christopher Graupner。結果Graupner老兄放當局鴿子,最後很不情願的,當局只好聘請巴赫當總樂長。

           

雖然坐上大位,但是巴赫的牛脾氣一直是個問題。他和萊比錫的磨合從未停過,和樂師們也常大小聲。


所幸,他的固執令他堅持下去,巴赫在萊比錫待了27年,直到死去。


在這段期間,巴赫寫下蓋棺論定的《聖馬太受難曲》、《聖誕》神劇、《B小調彌撒曲》、長達三百多頁的教會聲樂套曲《Cantata》、鋼琴舊約聖經《12平均律曲集》、宇宙最強鋼琴史詩《郭德堡變奏曲》 、 晚年巔峰之作《音樂的奉獻》(Music Offering)、用一生焠鍊出的《賦格的藝術》等。

 

VII. 信, 望, 愛

看到巴赫寫出這麼多曠世鉅作,我突然萌生幾個問題:


  1. 您每天創作、教學、排練、演出、行政、生孩子、照顧孩子,怎麼還有體力完成這麼多驚人動人的作品 ??

  2. 為什麼您的同一首音樂,能用不同樂器演出,但卻絲毫不違和? 例如:《郭德堡變奏曲》可以用豎琴、吉他、小提琴或甚至銅管樂團演奏,但貝多芬《月光奏鳴曲》就沒辦法??

  3. 若要您留給後代一句話,您會說甚麼呢?

  

 Vxla-jsbach-at-thomaskirsche.jpg

照片來源: 網路 (萊比錫,聖湯馬斯教堂前的巴赫銅像)

 

P.S. 巴洛克之後: 古典派崛起

對許多人而言,巴哈的音樂是矛盾卻融合,理性又感性,深度卻精湛的。


其意境之純真與雄偉-如《郭德堡變奏曲》以“無限”與“極簡“ 的概念,將一個微型的動機發展成一浩瀚廣大的宇宙- 令其他西方作曲家渾然失色。


沒有人像巴哈在音樂中能注入深厚卻親近人民的哲理。論音樂,巴哈將架構、形式與語法登峰造極,奠定不容侵犯的西方理論基礎;論人性,我認為他的音樂是“人“的最高表現。他能高貴又謙卑、可狂烈可平靜。


巴哈平衡了人的智慧與情緒,哲學與宗教。最令人感動的是,在富邏輯的音符背後,我們看到的是一顆真摯樸實的心。也因此,于人于神,我肯定巴哈是世上最接近God的西方作曲家。

                                                             

 文/  Sherry 謝世嫻

藝文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