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攝《書屋》: 陳爸教我們的事

Sherry 謝世嫻

文. 照片提供/ Sherry 謝世嫻

 

 

1991年,ㄧ個男人從五光十色的台北返回台東老家。某晚在麵攤,男人看到一個髒兮兮的孩子走近,直瞪著他吸哩呼嚕地吃麵。男人直覺將自己的麵遞過去,沒想到孩子一下子全部吞下肚,卻又立即吐出來。「我3年沒有吃晚飯了。」孩子說。男人聽了很不忍,告訴孩子明晚去他家吃晚飯。隔晚,男人聽見孩子的腳步聲接近,他把大門打開,眼前卻出現二十多個孩子。這些孩子各個飢餓疲憊,聽到同伴說今晚有飯吃,就全部跟著過來。飯後,男人在後院彈起吉他,歌聲與歡笑聲又引來更多的孩子。 二十個,五十個,八十個,越來越多的孩子,不斷湧進男人的家…。


書屋陳爸彈吉他.jpg


 

這是「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先生(陳爸)的遭遇。自1991年,陳爸與其書屋夥伴們已建起一棟又一棟的「孩子的書屋」,拯救並陪伴超過2000個來自暴力家庭與販毒人生的孩子。

 

4年前,台灣社會影響力研究院執行長暨台北群英扶輪社社長林學賢先生拿著《愛無所畏》這本書,邀請我製作「孩子的書屋」紀錄片。 因為時間不多,我在2天內瘋狂地打了五十幾通電話,最後很幸運地邀請到法國金獎紀錄片導演Jean-Robert Thomann拍攝,而我個人擔任製片、編劇、配樂與演出。 在2016年初,我剛到緬甸完成一場文化交流演出。當年5月,我們的紀錄片《書屋》舉辦了十分感人且圓滿的扶輪首映。2個月後,《書屋》入圍馬來西亞當地影展並獲獎。從台東行至東南亞,我深深體會到:「偏鄉教育」和「貧窮」不僅是並行的,也是現今全球最急迫的問題之一。

 書屋果園.jpg


第一次見到陳爸,是《書屋》籌拍的火鍋會議。其實當初看到他時,我心中有點緊張,也許是對他默默但強大的組織能力以及永不妥協的初心感到佩服吧!在拍攝過程中,我逐漸感受到他深刻溫暖的一面,也從與他幾個核心夥伴合奏音樂中,有了交心的回憶。拍攝《書屋》過程中有太多深刻溫暖、幽默有趣的回憶。隨著時間,也許這些回憶已漸模糊,但我始終記得,在拍完尾場的某天,陳爸帶我們去看正在蓋的新書屋。知道我是音樂人,陳爸興奮地向我介紹這個書屋的隔音建材與設備。看到他臉龐充滿了驕傲與喜樂,我的心中突然感到一陣激動。若說陳爸的前半生是個「浪子」,那他後半生的「回頭」,將愛付出給無數的家庭與兒童,將是他這一生最完美的里程句點。


書屋音樂會合影.jpg


7月4日,陳爸過世當天,我剛好人在紐約。那天才剛把《書屋》完成2個影展的報名,就在手機看到陳爸過世的消息,心中實在震驚又悲痛!陳爸走了,但是他的身影言行還留在《書屋》裡。我除了感謝林學賢先生給我這機會拍攝「孩子的書屋」,更慶幸自己能認識陳爸,看到一個人的志業精神與善念,能引起多深廣的影響。由衷希望未來有更多機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台灣的陳爸,並對所有從事偏鄉教育的人士致敬。


謝謝所有的書屋夥伴與拍攝團隊,大家辛苦了!願陳爸在天安息。



書屋夥伴合影.jpg 

書屋預告片:https://youtu.be/axRFRfjLRpM

製作:相日菊文化 相日魁電影

監製:林學賢 謝世嫻

導演:尚若白 (Jean-Robert Thomann)

劇本:尚若白 謝世嫻

配樂:謝世嫻 范宗沛

 


時事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