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苟晶事件”浅谈教育的公平性

陈博

近日,“苟晶反映被冒名顶替上学”事件被广泛关注,山东省对该事件的调查结果进行了通报,邱小慧、邱印林等15人被依规依纪依法处理。 


S__8126496.jpg


6月24日,山东省纪委监委机关、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部门单位组成工作专班,与济宁市任城区有关单位一起,对苟晶反映的“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经过调查,苟晶1997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委培录取分数线,但本人未填报志愿,其个人身份、高考成绩等被邱小慧冒用。苟晶1998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统招录取分数线,本人填报志愿并服从调剂,被录取到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上学,系按程序正常录取,不存在其当年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学问题。1997年7月下旬,因选择在原就读高中复读,苟晶按照学校要求将准考证上交。其班主任邱印林在苟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苟晶考生档案卡及准考证上的照片替换为自己女儿邱小慧的照片;对苟晶当年的学生档案进行涂改,以苟晶的名义填报志愿,济宁市实验中学、任城区招生办等相关单位人员均未发现该档案卡涂改问题。1997年9月,邱小慧以苟晶之名被北京煤炭工业学校录取。苟晶复读期间,邱印林利用整理学生档案的便利条件,为苟晶伪造了学生档案。 

调查过程中发现邱小慧还存在户籍材料造假等问题,目前,15名相关人员被依规依纪依法予以处理。同时工作专班已将邱小慧冒名取得的学历和涉及省外有关单位、人员问题线索,按程序移交相关主管部门处理。下一步,将继续坚持零容忍态度,对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深入调查、严肃处理,同时督促有关部门采取切实措施,妥善解决好被冒名顶替者的合理诉求,最大限度维护其合法权益。

S__8126497.jpg


结果终于尘埃落定,冒名顶替的确该抓!在当前互联网社会的背景下,调查事件的透明度大幅度提升,政府查纠的效率也非常高,很值得表扬。但是在这个事件中,苟晶本人严重夸大事实以博取媒体和社会的关注,方法实属不可取。事实上邱印林只是“废物利用”,把苟晶未报志愿的成绩改为自己女儿,冒名顶替去上了个中专。虽然邱印林有错,但是其恶劣的性质与苟晶所描绘的内容,利用她穷苦出身无知家庭的弱势,针对性地骗夺了她的名校机会,完全是两码事。邱印林选择苟晶,只是捡漏行为,根本不是蓄谋已久的针对性谋害。而苟晶自己的成绩不好,却欺骗自己并怪罪于邱老师的谋害(第二次高考,她对自己实力的判断和真实情况相去甚远),以此博得社会同情。我对此只能说,人心险恶啊……

这件事为什么如此受关注是因为苟晶事件之所以得到广泛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对公平正义遭到破坏的同理心及代入感,担心这样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另一方面,则是对“学霸”被“逆天改命”的扼腕叹息。

高考的教育公平性长期以来都是全民关注的热点,也是牵动社会神经的敏感问题,几十年来如一日。在我国的教育制度中,高考是一个最重大的分水岭,也是教育公平性的体现。无数底层人民以及边远山区的人们通过高考有机会可以进入城市,甚至走出贫困,改变自己的命运。高考是社会公平的试金石,也是社会流动的催化剂,容不得破坏和践踏。这一点基本上是全社会的共识。所以大家对高考一事特别敏感。

S__8126498.jpg

一直以来国家对于高考公平性也是抓的比较狠的。比如说高考试卷的保密程度非常高,高考录取的公开透明也做的比较好。所以爆出“狸猫换太子”事件之后,民众必然会愤怒。

虽然很多人会认为高考制度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是在中国这么大的体量之下,在经济发展如此不平等的背景之下,现在中国的高考制度相对来讲已经是最公平的一个制度了。实践出真知,过去这几十年有数以千万计甚至数以亿计的底层人民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比如,我在浙大里碰到的大部分同学都是来自于相对落后地区的普通人,是高考给了他们改变命运的可能,让国家的人才能够有从底层往上流的机会,让整个国家的活力有了重要来源。不可否认,这就是高考的力量。

S__8126499.jpg

以前很多人会觉得美国,特别是私立学校实行的推荐制可能会更好。但试想如果在中国社会实行推荐制,教育的机会一定会变得更加不公平。尤其是一些重点大学可能会更加倾向于当权阶级,有钱有权的人可能会得到更好的推荐,更容易考上优秀的大学。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中国的高考还是相对公平的。

只能说在中国当前的高考制度下,不同的地区所受到的教育程度不一样,高考的分数会有很大的差别。但这不是高考的问题,而是教育资源分配的问题。不过好在国家目前已经在积极改善教育资源的分配问题了。

说到教育资源分配这个问题就引起了我们要谈论的第二个问题——中小学教育的公平性问题。昨天杭州小学陆续摇号的新闻得到了民众的广泛讨论。7月2日下午2点,2020年杭州主城区民办小学招生电脑派位开始。杭州今年共有70所民办小学招生,23所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数,其中主城区15所学校。这也是全面实施义务教育公民同招、民办学校在审批地招生新政后的首次民办小学摇号。

S__8126500.jpg


正是因为有高考公平性的前提在,所以我们也应该重视高考之前的教育公平性,也就是说中小学教育也应该更加公平。目前,全国所推行的中小学摇号制度以及学区制度虽然看似公平,但本质上依然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我们要明白一点,每个孩子的资质天性是不一样的,每个家庭环境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小孩之间必然存在差异,更通俗地讲就是有好坏之分。但是现在所谓教育的公平是指教育资源的相对公平,而教育资源的相对公平就牵扯到了另一个问题,即地区之间的发展不平衡问题。发达地区的教育资源必然更加丰富,质量更好,经济落后的地区教育资源相对就会差一点,优秀的教师就会少一些。这个问题不单单是教育界就可以解决的,这是整个国家经济发展分布的问题,这需要更高层面去解决,今天我们就暂且不谈这一点。

那么在同一个地区同一个市内,教育资源的公平性应该如何保障呢?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既要保障基础的公平,又能够适应市场的需求。

S__8126501.jpg

第一,基础的公平是指基础的教学应该是相对公平的。简单来说就是公办教育的师资力量应该相对均衡,没有太大的差异。无论去任何一所公办学校读书,都应该得到相同的教育。这就能保证基础的公平。

第二,适应市场的需求是指市场的需求不会因为政策而改变。一定会有一些家庭愿意在教育上投入更多,一定会有一些孩子相对其他人更加勤奋,愿意在学校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那么我们并不应该遏制这种现象,当然也没法遏制。所谓存在即合理,既然有这种现象的存在,我们就应该在市场方面给予相应的土壤。说白了,即使是民办学校也一样,都会有培训机构,即使没有培训机构,还有学生家长自己在家辅导作业,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通过摇号来解决所谓的教育资源平均化问题。

对于摇号上小学的问题,我周围大部分家长都是极力反对的。这是对于教育更重视的家长、更愿意投入的家长、更勤奋的学生一种变相的不公平。

我个人的观点是,本质上应该做到政府基础保障归基础保障,市场归市场。政府应该管好自己应该管好的部分,努力提高公办教育的水平,努力让大部分公办学校有更好的教育资源与教育质量,让普通人也能够享受比较好的教育。而市场的部分则应该归于市场,总会有形形色色的机构最终出现满足市场的需求,让其中一部分更愿意投入的家长和孩子能够有机会得到更好的教育。况且我们国家的确需要有一些所谓的精英人士。只有从小接受了更好的教育,长大以后才更有可能会成为精英人士,这些精英人士也更加有机会能够推动我们国家的科技进步和发展,中国也才会出现更多的比尔盖茨,更多的埃隆马斯克,更多的扎克伯格。


藝文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