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君子談影-《X戰警:未來昔日》:完美的自立自破

老爹談影

「電影重開機」通常是指在劇本結構大致相同的情況之下,更換不同的演員進行演出,所以重開機的作品與原作毫無關連。然而《X戰警:未來昔日》卻用了一種相當成功的自圓其說方式,在重開機與延續經典中找到了折衷路線。

 

  在《X戰警:最後戰役》開出系列中最高票房以及兩極的評價之後,從此暫歇了好一段時日,之後又推出《X戰警:金鋼狼》以及《X戰警:第一戰》等旁支性質的作品來維持熱度,更是在《金鋼狼:武士之戰》的片尾埋下了最新續集的彩蛋。究竟這種「半重開機」的故事模式,是否能彌補《X戰警:最後戰役》兩極評價的缺憾,並賦予故事完美的起點?

 

 

回到原點



  《X戰警:未來昔日》劇情大綱描述未來世界出現了專門獵殺變種人、以及可能誕下變種人人類的「哨兵機器人」。哨兵機器人能力強大,逼的變種人節節敗退,分別為鴿派與鷹派領袖的X教授與萬磁王,見識到彼此過去的歧見與對立造成變種人族群更大的浩劫,所以聯手做最後的抵禦,並借住幻影貓的力量派遣金鋼狼回到六零年代的美國,阻止哨兵機器人的出現。

 

  《X戰警:未來昔日》的時間軸緊鄰於《X戰警:第一戰》的十年之後,用時光穿越的方式幾乎分隔了與過去所有作品的連繫,所以不用擔憂看不懂而特別找出過去的作品來看,當然若想要了解X戰警過去的一切,還是相當值得一看。不過最讓我感傷的是一些我喜歡的故事成為了不曾存在的過去。

 

  我個人相當喜歡《金鋼狼:武士之戰》中金鋼狼與真理子的情感關係,以及生性有些靈動的雪緒。然而《X戰警:未來昔日》徹底改變了時間軸,這也表示金鋼狼毋須因為痛苦的記憶而流浪至東瀛,自然也不會與真理子以及雪緒有所結識,往後的時間軸也不確定是否有在會面的時機。

 

  藉由時光旅程重開機的方式,最大的好處可以揮別過去作品既存的缺點而再出發,但壞處在於部分喜歡的作品反而成為了一種可能性而已。但藉著穿越劇的形式,某些角色又重返了舞台,或許有人也會因此雀躍不已吧?而這部X戰警的結局算是系列作中最無憾而完美的,或許讓眾多角色從接連不斷的悲劇中暫時脫身,看著他們臉龐都洋溢著平和的幸福,確實比起在痛苦的汪洋中找尋小慰藉的淒美還來的讓影迷欣慰。


 

  若撇開穿越時空做法的利弊不談,《X戰警:未來昔日》算是整個系列作中少數結構相當勻稱的作品,劇情結構有著豐富的文戲,逐一有條理而不冗長地交代變種人與人類之間的誤解與仇恨。電影裡也有浩大的動作場面,但重質而不重量,幾乎都集中在電影頭尾的部分,動作場面的調度稍弱於《X戰警:第一戰》,但整體上的表現僅次於《X戰警:第一戰》,算是相當值得一看的作品。若想要享受如《X戰警:金鋼狼》豐富而酷炫的能力過招,可能會難免失望。但文戲水準毫無疑問是相當優異的。

 

  《X戰警:未來昔日》有許多過去作品的熟面孔,雖然戲分並不多,但也不是僅有跑龍套的性質,每個角色都被放進準確的位置,就連過去被眾人酸打醬油的范冰冰也有存在感。這些老班底的演技已經有目共睹多年,但他們的演技撐起了劇本的高度,劇本結構的改變讓他們能發揮更多關於感情的詮釋。被詬病已久的金鋼狼動作英雄形象也有所節制,他僅是擔任穿針引線的要角,成為說服年輕的X教授勇於面對傷痛的功臣,但整體看來金鋼狼露面的戲份還不少,而且還意外的充滿喜感。但儘管如此,《X戰警:未來昔日》還是著墨於X教授與萬磁王之間的磨合過程居多,還有魔形女從復仇的執著到寬容與放下的心路歷程也是重要的主線,期待珍妮佛勞倫斯演出的人肯定是不會失望的。


 

  大部份的觀眾應該都會對於「快銀」這個角色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利用瞬移能力來改變幾乎注定要發生的結果,「快銀」這段戲是繼《駭客任務》系列之後豎立的另一個時間描寫的典範,藉由恣意掙脫地心引力束縛的敏捷身影,來雕琢出對於時間概念的浪漫想像。其實這段戲與整部電影穿越時空來改變未來的主題有點相呼應,究竟穿越時空能否改變未來的結果?當命運扣下板機的瞬間,我們能否攔下殘酷的子彈?金鋼狼回到的年代,命運已經擊發了子彈,哨兵機器人還是出現了,但這個已經竄出槍膛的子彈,還並未造成最後的結果,金鋼狼及時改變了彈道,讓未來有了即刻的轉機。

 

  在《X戰警:未來昔日》中也有提及「時空悖論」的概念。「怪獸」曾經懷疑金鋼狼穿越時空只是徒勞無功,因為時空是一條大河,所有企圖改變歷史的作為就像小石子在河裡激起的波瀾,然而x教授並不同意這點。金鋼狼企圖阻止哨兵機器人出現的目的是失敗的,但他改變了哨兵機器人出現之後的影響,他們所改變的只是結果呈現的方式,而不是阻止結果本身的誕生。就像是魔鬼終結者中他們沒有「阻止」審判日的發生,然而卻「延後」審判日發生。

 

  已經擊發的子彈無法收回,然而彈道與最後的彈著點是可以改變的。《X戰警:未來昔日》兩個大與小的時空概念做了一個相互對照的作用,「快銀」的淘氣不單只是特效的展現,而是整個主題概念的一個濃縮。

軍工複合體社會的操弄


  

  故事原先的歷史關鍵點,在於魔形女發現崔斯克對變種人同伴們施以各種殘虐的人體試驗,所以憤而槍殺了崔斯克企業的老闆,人民的公憤促使哨兵機器人的出現,而遭到活捉的她也被企業抽取血液增強了哨兵機器人的能力。金鋼狼返回到過去阻止了這件事情的發生。崔斯克活下來了,但仍然無法避免哨兵機器人能力的提升。魔形女之後的決定與舉動,成為了《X戰警:第一戰》命題的延續,仇恨的追殺是否能解決變種人遭到排擠的事實?滿足了復仇之慾,接踵而至的問題又該如何應對?

 

  《X戰警:未來昔日》的時間點約為甘迺迪總統遭到暗殺的前後,由於甘迺迪總統支持從越南撤軍,得罪了國內軍工複合體的勢力,因此命喪於暗計。電影中崔斯克企業就是軍工複合體勢力的代表,極力宣染變種人的威脅性,恐懼讓人民與執政者渴望擁有更高的反制力量,只要稍有摩擦出一點火花,人類與變種人之間的劍拔弩張會瞬間化為戰火。這也隱喻著被軍工複合體所把持的美國社會之下,政府操弄各種對立的形式,塑造一個讓人民共同仇恨與懼怕的對象,從中謀取巨大金錢與政治的利益。


 

  對於失去同伴的魔形女,壓抑如兇濤般的怒意何嘗容易,但若正中既得利益者的下懷,會更加悔恨當時欠缺的冷靜。戰爭無法抑止戰爭,戰爭的仇恨會再倖存者身上延續下去,唯有一方的忍耐才能停止仇恨的輪迴。寬大的胸襟是一個睿智的表現,並不是軟弱的行為。解開誤解的枷鎖所依靠的不是戰爭的烈焰,而是由眾多智慧所鑄造的鑰匙。

 

  雖然萬磁王是傾於鷹派的作風,但也曾想要拯救和平路線的甘迺迪總統,最後仍舊徒勞無功。萬磁王怨恨這個排擠變種人的世界,但內心世界仍保存了一絲和平的冀望,因為他並不是出於私慾而想要征服這個世界,這部分成了電影最後立場扭轉的關鍵。魔形女處於鷹鴿路線中的掙扎,最後女性纖細而強烈的母性特質,讓她在鷹派的邊緣前懸崖勒馬。電影最後在萬磁王與魔形女的對峙之下完美落幕,也順利的破除《X戰警:第一戰》所自立的命題,完成了一個自立自破的過程。


完美的自立自破

 

  《X戰警:第一戰》與《X戰警:未來昔日》有著承先啟後的關係,前者論述的是對於復仇的執念,後者則是闡述放下仇恨的重要性,兩部作品形成一個完整而強韌的循環,若錯過了其中一部作品,便會覺得議題的論述缺乏完整性。若沒有在《X戰警:第一戰》中體會到萬磁王對於復仇的執著,會很難體會《X戰警:未來昔日》中原諒與包容的偉大;若沒有接續看完《X戰警:未來昔日》,《X戰警:第一戰》中對於復仇的省思也缺乏了明確的方向。

 

  對資深的X戰警影迷來說,《X戰警:未來昔日》是一個熱鬧的同學會,對剛踏進X戰警系列世界的觀眾來說,會是一個絕佳的入門作品。藉由穿越劇形式半重開機性質的《X戰警:未來昔日》,保留過去的經典,並延續新的生命力。

4e0c19dc5499f3a7247d9e656362579a.jpg

娛樂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