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布袋戲藝師陳錫煌: 中華技藝 薪傳火繼

masterchain

14184533_508708932654564_6422791731331516842_n.jpg(圖/取自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粉絲專頁)


原標題:台灣布袋戲藝師陳錫煌:中華技藝 薪傳火繼(看台灣)


「傳藝未完成,誓願老不休。」耄耋之年,台灣布袋戲藝師陳錫煌創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只要有人肯學,他就願教,幷且毫無保留。在以陳錫煌爲主角的紀錄片《紅盒子》裏,他催促導演以影像留存自己的操偶技藝,「我可以一直重來,沒有關係」。

記者不久前在台灣戲曲藝術節發布會上見到了陳錫煌,同行的還有他最年輕的藝生徒弟、不懂閩南話却熱愛布袋戲的日本人金川量。今年春天,陳錫煌將和徒弟在台北演出其父李天祿代表作《清宮三百年》中的「年羹堯」段落,歌仔戲和皮影戲等元素也將融入其中,呈現新穎面貌。

■ 曾經鼎盛

戲班從早忙到晚


《清宮三百年》源自小說《清宮秘史》,1948年,台灣的布袋戲藝師、「亦宛然掌中劇團」班主李天祿從大陸帶回小說殘本,幷以布袋戲的形式編演,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13年連演不衰。

陳錫煌小學畢業後加入自家戲班,每逢節慶,便隨父親李天祿一同演出。回憶起台灣光復後布袋戲鼎盛時的情形,陳錫煌說,戲班從早忙到晚,從鄉間小鎮到地方廟口,有時甚至一天要演早中晚3場,觀衆有數百人之多。

身為布袋戲一代宗師之子,陳錫煌却因父親總是忙于演出,並未得到多少手把手的教導,操偶技巧主要來自觀演和領悟。年齡漸長技藝精進,陳錫煌擔當起父親的助演,與其同台獻藝,却常因記錯口白或拿錯戲偶,招來父親嚴厲責罰。

不堪忍受的陳錫煌離開台北的家,躲到了台灣南部,在父親好友的戲班「新興閣」中栖身。「南部戲‘請尪仔的藝術’(指操偶技藝)比北部更好。」留心比較南北部演出,他發現北部重口白輕動作,在操偶精細度上,南部更勝一籌。

除了善于吸收南部戲的精華,在操偶技藝上精益求精,陳錫煌還潜心琢磨木偶衣飾盔帽、刀槍劍戟等舞台道具製作,堪稱布袋戲領域全方位藝師。他也是台灣唯一獲文化部門「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類保存者」「古典布袋戲偶衣飾盔帽道具製作技術保存者」頭銜的傳統布袋戲藝師。

■ 面臨失傳

傾盡全力授技藝


上世紀50年代,布袋戲逐漸進入劇院演出,由酬神祭儀轉爲娛樂大衆。李天祿隨後于台灣電視公司表演《三國演義》,揭開電視布袋戲序幕。1970年,台灣的布袋戲藝師黃俊雄在台視連演《雲州大儒俠》583集,創下97%的超高收視率。

十來年後,台灣演布袋戲的劇院所剩無幾。隨著影視娛樂日趨多元,電視布袋戲也逐漸降溫。在如今的網絡時代,傳統布袋戲更顯頽勢。身懷絕技的傳統藝師或轉行或離世,傳統布袋戲面臨失傳的危機。

不忍傳統布袋戲雕零,陳錫煌從56歲起,積極奔波于台灣各小學和台北偶戲館,傳授布袋戲技藝。79歲高齡之際,他更創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傾盡全力傳承布袋戲。「只要願意學,我都願意教」,布袋戲口白需要用閩南話講出,在全台乃至海外遍尋學徒的陳錫煌,甚至不在意徒弟會不會說中文,連缺少說話能力的聽障者,他也樂于教授。

有同輩勸他,沒有用啦!陳錫煌却不甘心。除了在紀錄片中全面展示操偶技巧,他還與台灣科技大學團隊合作,以智慧手套記錄手勢動作,幷通過交互式體驗游戲帶領公衆接觸戲偶操作。劇團還會舉辦「大師工坊」,向布袋戲愛好者分別講授布袋戲工藝製作、後場音樂、戲偶操演、兵器道具等有關內容。

■ 開枝散葉

外國「迷弟」當徒弟


如今陳錫煌擁有三届傳習布袋戲的藝生,每届約2人,他們要正式隨陳錫煌學習4年,期間考試8次,隔年再通過結業考,才能得到台灣文化部門頒發的結業證書。此外,陳錫煌還有堅持學戲的法國和意大利徒弟、日本徒孫。

雖然年事已高,陳錫煌仍堅持親自教戲,如有演出機會也必定登台,在家時還製作戲偶,一刻也不願放鬆。

「說起台灣的布袋戲,大家都知道的還是電視布袋戲,像霹靂和金光。日本人編劇、霹靂製作的《東離劍游紀》,在日本影響比較大。」金川量告訴記者。

11年前,舞台劇演員金川量開始學習布袋戲,至今依然不會說多少句閩南話。他每周四在日本橫濱中華街茶莊用日語給當地觀衆演布袋戲,已經持續了七八年。30年前他還學過京劇和昆曲,迷上布袋戲也是出于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喜愛。

24歲的陳冠霖是陳錫煌最年輕的傳習藝生,他早在中學時便跟隨陳錫煌學戲,高三時正式進入藝生培養計劃。剛從台灣戲曲學院京劇系老生班畢業的他,堅持學習布袋戲全憑興趣。

「我們算是少數,沒什麽演出。」陳冠霖告訴記者,現在台灣學習布袋戲的人不多,市場也不大。他業餘時間還會參演歌仔戲,未來可能有別的計劃,但還是希望跟著老師一直學下去。(記者 張 盼 )

轉載自大陸國台辦APP

融融來了─31條 举报
评论 下载app即可评论 >

取消回复

登录 参与评论
发表

评论列表(

  •